欢迎来到鹏飞电影,我们因为电影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fby2.com。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了什么内容 改编成电影了吗?

2024-07-09 11:11:31

阅览量: 4.32万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了什么内容?改编成电影了吗?

该小说讲述了美丽的文学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李国华长期性侵,最终精神崩溃的故事。小说借房思琪努力去“爱上”李国华的行为选择,揭示了女性长期被文化观念控制的程度及其自我内化的实际影响。

这是一部惊人而特别的小说,小说作者既具有高度敏锐的感受力、又是一个近距离目击者,使这整件事像一个“幸存的标本”那样地被保留下来。全书反覆地、用极度贴近被侵害者的视角,直直逼视那种“别人夺去你某个珍贵之物”的痛苦──且掠夺之人是以此为乐。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一部自传类的作品,李国华是一位补习班的教师,他巧妙地运用语言,利用十三岁的房思琪,对文学一窍不通,对生活的险恶毫无防备,引诱了她长达五年之久。

林奕含终于在最后的绝望中,放弃了自己的理智,用一种“少女爱上了一个骗子”的方式来说服自己投降。

在现实生活中,林奕含屡次试图控告曾经侵害过她的恩师陈国星,更恨自己,可是,她的反抗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我在街上看到了他的标志,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而且还在继续。”

房思琪在《童话·世界》中的遭遇,和她很像。他们被唐师傅辅导班以“非暴力”的方式攻击,渐渐落入了另一位用言语与“尊重”编织的圈套。

假如李国华真的把“你来自何处?你是否来自如刀似月、如针尖的星辰?你过去在哪儿?你怎么才来?我很喜欢你,甚至超过了我的女儿。都怪你,你长得很漂亮”,如果说唐师是用来美化暴力的,那么汤师就是用一个更低级更幼稚的神话,来安抚女生们对她的厌恶。

任何具有理性判断力的成熟女人都不会真正地接受汤普逊用来勾引女生的把戏:给女生们讲神话。唐师和他的女儿陈新一起来到三栋公寓楼前,他开口道:“我每次心情不好的话,都会跑到这栋楼来,别人都说他是癞蛤蟆,他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癞蛤蟆。嘎嘎。”

在攻击之后,他对我说:「欣儿,你还记得那个关于青蛙王子的传说么?」一只湿漉漉的小青蛙,正等着被她吻呢。如果你遵守你的诺言,那么你就可以做到。是不是很漂亮?”

在几次性侵事件之后,汤师培被告知。庭审中,被告方对一名受害女生进行了猛烈的攻击。“我想问一下,你被强奸后的感受是怎样的?“是。”“你要继续在受害者学校补课,一直到期末考试结束吗?”“是。”女孩用一种无助而无辜的语气说道:“你被强|暴之后,还能继续去学校,一直到六个月后,你就发现了不对劲。”它称自己为一只青蛙王子。想要化形,必须要得到一个王子的亲吻。”

童话故事是唐老师建立起来的,邪恶的认知架构,以及只流通于涉世未深群体的语言体系。身为一名中年教师,他要用一种让女生们感觉不到交流的方式,或者是不分年龄段的交流,这样他就能在第一轮的狩猎中,吸引那些天真的少女,让她们爱上自己。

这样的语言体系得到了女生们的充分理解,吸收和认同,但是一旦暴露在由成人主导的真实社会中,这些话就不起作用了。

“想要蜕变,就必须得到一个王子的亲吻。”大人们会觉得,那些相信这种说法的年轻女孩应该为自己受到的伤害负责,因为他们的“无知与幼稚”是他们的原罪。

所以,在唐师的律师一再质疑的时候,这个被洗脑了的女孩,用这样的说辞来辩解自己的“不反抗”,却只能换来观众们的不满和鄙夷。

汤师承只会把这些幼稚的文字说给年轻女孩。他应该很清楚,这种语言话术是有局限性的,所以他的侵犯行为才会如此隐秘。

他在未成年受害者身上占了那么多便宜,所以在和自己的律师打交道时,他也会说出同样的话,只不过他的脸上多了几分市侩,狡黠和冷漠。

“张律师,你从小读的什么童话故事啊?你可曾听说过,为何小红帽会给大野狼指路?明明是小红帽和大野狼睡在了一起。怎么到了最后,反而成了那头大野狼受到了惩罚?”这一刻,他的神情,就像是《周处除三害》中,那位邪|教者一样,说出了“一次自然灾难,一次地震,就让无数无辜者死去。你有没有讨厌过苍天?你有没有讨厌过大地?那我们多杀人一点算什么?对不对?”

律师不会接受爱情童话故事,而他们能够理解的就是高额的代理费用。“如果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侵犯别人,怎么能算是侵犯别人呢?”杜律师淡定地说。

张正煦这个新人从最初的怀疑到后来的杜律师的劝说,呈现了青年人学习新鲜事物的“高效”。他简单地告诉汤师承:“她这么做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无论她说了什么,公众都会把你置于死地。对她来说,赢不赢都无所谓,她要让你身败名裂。

“你也许会说,这是一种爱。以前我们都觉得,你们之间应该有感情,可是,万一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办?证明你们是纯洁的爱情,还是证明一个婊|子去诱惑一个有老婆的男人更容易,今日她以道义来评判你,那我们便以道义来评判她。”

这也是林奕含曾经面临过的一个事实:在她鼓起了勇气,想要争取陈国星的支持,争取生存的机会时,一些人却把目光投向了她,认为她与已婚丈夫陈国星有染,应该向陈夫人表示歉意。

“巧言令色”的中年男人

整个影片中,汤师承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而演员李康生饰演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年男人,他语速缓慢,总是用一种无辜的语气和眼神看着女生,仿佛在说:“你要是害怕的话,我就不做了。”“你要是害怕的话,我可以停下来。”“我们是真的在交往诶。”

在这部影片中,唐师承是一位高级老师,有自己的补习班,至于他的名气到底有多大,他的授课水平如何,都没有说。他在诱惑女生的时候,并没有分辨出哪个角色有多么狡猾,而是反复地讲述着青蛙王子的故事,说着“我爱你”、“我们是爱情”之类的话,就像一个低级的、没有任何营养的广告,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占对方的注意力。

也许是因为影片中描写得并不充分,也可能是故意而为之,因为有时候伤害的对象并不是很聪明,也不是很有个性,也不是很聪明,也不是很有能力的猎人。

影片中有一段剧情,使人物的形象变得更加朦胧。再遭侵犯后,汤师承找到了被害人郭诗琦的爸爸,进行调解。当他去郭父那家洗鞋店的时候,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认出来,反而称赞他的鞋子不错。当两人认出他的时候,唐师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但姿态却很高傲:“抱歉,郭老板。你这么做,对她真的好吗?”

数日后,郭父竟是有了妥协之意,他坦言自己教导不好,亦有不对之处,小孩的发型如此之短,看起来就不会在补习班上用功;汤老师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会使用暴力的人。至于正义,又有何意义?

汤师承是怎样给郭父施加压力的,影片中也没有出现。但是,他留给对手的印象却是“非暴力”的,这也是他“软刃”战术的另一个胜利。这样的“软刃”使整个影片徘徊于影影绰绰之间,事实的真实在虚虚实实的虚虚实实中沉浮,制造出一片令人难以分辨、难以确定的模糊灰白。

郭诗琦最后还是决定妥协:“我真的很爱老师。我自己都不明白。林奕含所谓的“巧言令色”,最后变成了一张暴力的面具。

“巧言令色”并不只是局限于华丽的修辞技巧。在现实的世界里,有很多“巧言令色”,可以适合不同的人,也可以用来迎合不同的人,比如“权威”,比如“稳定”,比如“知名”,比如“我尊重你”,比如“我爱你”,比如“我不能勉强你”,比如“我绝对不勉强你”等等。